登录
注册

sM女子调教中心调教小说

•   作者:   • 收藏 10
故事经历

 本来也没有想过要去济南,一个朋友突然邮寄来了请柬邀我参加婚礼,于是

我收拾了行装与娜娜踏上了去往济南的火车,3个小时已经走在了泉城的土地上

。热是最直观的感觉,阳光格外的明媚,进入出租车来到了早已定好的酒店一进

门我就把自己扔在床上,好累啊!!!这时取出电话发现足足有14条未读短信

,除了朋友的留言外其余全是泉城M们的请安,还有好多个未接来电,泉城的M

与这座城市一样如此的好客。


  简单的冲洗我俩穿着睡袍在房间休息,早已有支贱狗跪在了地上,我一边精

心护理着自己的皮肤一边伸出脚在贱狗面前摇晃,这只狗狗迅速爬到我的跟前,

想要好好品尝我的玉足,天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到得奖励么

?他的后果就是被我很用力的踢了回去,可怜的小家伙哀怨的看着我,又低头看

着地上,娜娜走到它身边敲着他的脑门说:「主子们刚下火车走了那么多路不知

道先为主子按摩一下吗?只知道在这里跪着,别占地方,不会伺候主子就滚出去

!」狗狗用头蹭着娜娜的小腿接着像拨浪鼓似的摇着脑袋请求我们俩留下他,我

的眼睛看向桌子上的矿泉水,刚刚被教训过的狗快速爬到桌边两个前爪捧起一瓶

水两个后爪慢慢移动到我身边,小声的说「主子您先喝点水吧,贱狗伺候主子喝

水。」天气热的我嗓子直冒烟,直接饮水对身体不好,先喝了一口在嘴里漱口,

接着扒开贱狗的嘴巴吐了进去,然后慢慢润嗓子,贱狗开心的汪汪直叫,口中说

着谢主子赏赐,还把滴到地上的舔进嘴里慢慢回味着。


  「狗狗喝饱了吗,过来驮着我到床上休息。」我招呼着贱狗爬到我身边,做

了一上午的火车感到好累,小睡一个午觉起来再折磨它。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5点了,半睡半醒的时候记得娜娜给那只狗狗灌过肠,

之后他就乖乖臣服在娜娜脚下,当我起来是狗狗伺候我穿上拖鞋驮着我去了卫生

间,他祈求的看着我,我知道他想要什么,可是我故意装作没有看到,贱狗之后

用舌头舔着我的脚我还是不去理会,它看无望只好转身爬出卫生间趴在门口等我

,当他刚转身我用脚拦住他接着快速按到在地,他害怕的说:「主子,您要干什

么,我哪里做错了啊!」我只是笑不说话,接着站了起来用脚踩住他的头说:「

贱狗口渴了吧,把你的狗嘴张开。」当他张嘴的同时我的圣水也准确的流进他的

嘴里,接的不错不过还是有些洒了出来,不能浪费,贱狗翻过身就被我把头踩在

地上,「给我把地上舔干净」我冷冷的说,贱狗当然不肯,我又狠狠地踩了一下

他的头说:「你还觉得脏啊,本主的卫生间比你的嘴巴干净,赶紧舔否则把你的

舌头割掉。」贱狗慢慢的把地面舔舐干净又驮着我回到屋里。这时娜娜已经在化

妆,我们俩交谈着晚上的行动,地上的狗狗磕头向我们跪安。


  济南的天真是热,都五点多了还是那么酷热,我和娜娜在街边寻找着特色小

吃,由于娜娜是第一次来济南我这个向导当然要多带她转转,娜娜提出要去山师

街,不过此街已经重新翻修过了,也好山师东路好吃的不少,拆建后还没有去过

,我们打车来到山师东路随意吃了点小吃就开始挨着小店逛街,逛街永远是女孩

子的天性,一走进商店我们俩就认真的研究起那些漂亮的衣服和精致的首饰,完

全忘记了我还约了小天。小天是我聊了好久的一个M,24岁和我们一般大,刚

刚参加工作,183cm的个子,长的很阳光,也很帅气。小天的电话打来小心

的问我说:「主子我在山师老校区正门等二位,你们到了吗?」我和娜娜步行到

了学校正门一眼就看到了小天,他穿的很简单短袖衬衣加牛仔裤,走到我的跟前

,我看得出他有些激动,这家伙没有接受过正式的调教,而第一次就见到了两位

女主,心情不免有些激动和害怕。我说:「娜娜你没有去山师看过吧,走我们进

校园走走」。一进校园就看到毛爷爷的雕塑像。继续向前走上楼梯便是学校的主

楼,据说是俄罗斯的建筑,去年出差时来过一次。我们继续走着,天气依然很闷

热,小天在身后提着给我们俩买的冰镇饮料,走累了的我们俩走在石凳上,看着

稀疏走过的学生,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娜娜看了一眼小天说:「微微我好累啊,

脚都痛死了,也不知道我们俩带狗来是做什么的,像个竹立在那里。」小天觉悟

到了话的意思蹲在娜娜身边说:「要不我为公主锤锤腿吧?」接着听到一个清脆

的耳光,娜娜说:「不是你捶难道是我自己动手啊,怎么为我服务委屈你了吗?

」小天连忙认错,我在身后退了他一下,接着他的一对膝盖与大地来了一个亲密

双吻,小天想起来却被我和娜娜一起按着,他求我说:「主子饶了我吧,这里会

有人经过的,奴才害怕。」我没有理他,这个校区学生很少了而且这个点是晚自

习时间,再说这个地方很偏僻,很少人经过根本不会有人看到。小天看我们俩不

支声之后继续跪着为娜娜捏脚。接着又爬到我身边为我捶腿,他似乎忘记了这是

在山师的校园里,看他表现不错娜娜把嘴巴中可乐吐到了他的嘴中,小天开心的

说好甜啊公主。「呀,有蚊子,咬到我了。」我看着腿上的包说。对了娜娜我们

刚才买的扇子可以赶蚊子,接着两把扇子交到了小天的手中,他站在我们俩身后

为我们俩扇风,娜娜说热我觉得凉了,小天一会听娜娜的一会听我的,搞得我们

俩都不高兴,可怜的小天不知道该如何伺候两个刁蛮的公主,一会用力一会不用

力,我们俩要求他一手用力一手稍微用点力,做不到就在校园爬两圈,小天笨拙

的操作着他又没有练过老顽童的左右互搏,也不是小龙女那么心无杂念,总是本

我们俩骂,鉴于爬有碍观瞻,我们俩决定用别的方法惩罚他,我从手提袋里拿出

一根细的金锣火腿肠,然后套上避孕套,这边小天已经在娜娜的指挥下露出了屁

股,他钻进了旁边的树丛,只漏了屁股在外面,娜娜拿出了化妆用的橄榄油在他

的肛门上涂了一些作为润滑,这么好的东西放在这里真是可惜了,接着我把火腿

肠慢慢插入他的肛门,我听到他小声的喊疼,才不要理他我继续我的,放进3/

4后我让他穿好裤子,后屁股上还有个尖尖的痕迹,哈哈哈好像一个尾巴,小天

疼的出了汗,我和娜娜起身准备继续游览校园,回头看看小天走路有些不自在,

我们俩一人牵着她一只手小跑起来,我还不时的警告他不许掉出来,否则~~~

~~~人慢慢多起来,小天虽然很难受但是又害怕别人发现他的异样,所以只能

紧紧跟着我们俩,我们俩还故意使坏揍得很快,这个家伙痛苦的跟在后面走了大

约20分钟,才在我的允许下去男厕取出。毕竟是第一次可以理解,从厕所出来

的小天顿时轻松了很多他不知道还有更好玩的在后面。


  夜晚的风还是很凉爽的,小天的痛疼感看来是没有了,又开始调皮的与我和

娜娜谈笑,娜娜把吃了一多半的雪糕上吐了一口口水放到了小天的手里,小天看

着这美味佳肴口水都已经出来了,马上高兴的说:「谢谢公主赏赐!」然后大口

大口的吃着,我和娜娜相视一笑,娜娜开口说:「小天,吃的很开心吧,那么现

在你该为主子做点事情了?」小天想都没想说:「只要主子要求奴才什么都答应

!」娜娜笑了笑说:「真乖那么跟我来到那个花园里把你的上衣脱了」!小天有

些迷茫但是还是听话的把衣服脱了,「不行,短裤也脱了吧!」我插嘴说,小天

也照我的办法做了,接着娜娜走过去让他把嘴巴张开我背过身去为他们站岗,我

回头看到娜娜的圣水如清泉一般注入小天的嘴巴中,这孩子显然没有尝试过,面

目表情来看有些抵触,但是还是咽了下去,完事后娜娜扔给他一包纸巾然后走到

我身边,小天只穿了一条内裤正在把脸上身上的残液擦去,这时我和娜娜带着他

的衣裤早已跑到一边,而小天发现我们俩不见得时候害怕的不行,手机也在我们

俩手中,看着他焦急的样子我们俩开心的不得了,娜娜说:「小天一定想遇到两

个女劫匪了,自己这么狼狈。」过了有13,4分钟小天无助的坐在草地上使劲

蜷缩着身体,我走到他跟前用脚踢了踢他,小天一看是我马上抱住我的腿说:「

主子奴才知道错了,主子把狗皮还给奴才吧,奴才真的怕了,奴才以后都是主子

的狗了。」我和娜娜问他圣水的味道时,小天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本来以为

喝不了,不过看到娜娜主子高高在上的威严我也就觉得好甘甜,现在我爱上这个

味道了请两位主子多赐予奴才圣水喝。」这个嘛要看我们的心情了,我和娜娜异

口同声的说了出来。


  忙活了一晚上也真的好累了,回到酒店我和娜娜洗了个澡就各自爬到床上准

备睡觉了。这是手机响了不用猜一定又是济南的M,电话是一个中年男人打来的

,我说我和娜娜要休息了,今天好累,可是他在电话中说明天下午他要出差所以

希望我们俩考虑见见他,他很早就盼望我们的到来了,我最后说我和娜娜好累了

,如果你会按摩的话倒是可以考虑让你来伺候我们俩松松筋骨,然后说了酒店的

房间号码。十多分钟后我都快睡着的时候门铃响了,娜娜下床开门,只听娜娜在

门口就说:「爬进来」,接着我看到一只中年人性犬爬到了我的跟前,POLO

的上衣显得他还蛮帅气的,「狗狗蛮香的啊」,娜娜说道。「宝格丽AQUA碧

蓝是吗?」我问到,贱狗点了点头开始向我们俩自我介绍,他是一个私企的管理

者,喜欢SM有10余年了。看来是个会伺候的人狗,素质也不错,那么先看看

他的按摩水平吧,再看看旁边的娜娜正趴在床上享受贱狗的服务,看来这个夜晚

不会平静~~~~~


  贱狗开始系统的给我和娜娜做着Self introduction,刚

说到一半我突然想起了什么看了一下手机已经十一点半了,我打断他说:「你走

吧,我不能调教了,明早我还要去办正事,我要去参加婚礼呢!再说我也真的累

了。」贱狗显然很惊奇可怜的看着我,娜娜看了看我问我:「你明天不是9点以

前到就可以吗?」我回答说:「那不行我同学家在槐荫区,咱们现在在天桥区离

着有些远,我明天还有很多事情,现在这么晚了我在不睡明天真的起不来了。」

地上的狗狗爬到我脚边,边用头曾我腿边说求主子只调教一会儿的时间就好,我

真的好希望得到两位主子的调教,明早我8点钟来接主子可以吗?说完就一个劲

的给我磕头,看看他还算诚恳的份上我点了点头,接着一句话让我很不开心,贱

狗小声说了一句:「贱狗可以好好伺候两位妈妈,可以为两位妈妈舔阴让两位妈

妈舒服吗?」「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和娜娜一起问,死狗一为我们俩同意

了大声了重复了一次,这句话还没说完只见一个响亮的鞭子落在了他的身上,贱

狗还没有反应过来,接着就是娜娜重重一脚把他踹倒在地,我拧着他的耳朵说:

「你当你是什么东西,就你还配舔我们,你也只配舔我们俩黄金~~~~」说完

娜娜手持一根蜡烛走到它的身边笑着说:「狗狗,你看你主子我像不像希腊女神

啊,还手持火炬啊?」贱狗赶紧点头,「那么让你尝尝圣火的滋味吧,哈哈哈哈

!」只见蜡泪快速的滴到它的身体,贱狗在地上打滚,不一会的时间前胸后背上

都是蜡烛,娜娜吹熄了蜡烛。


  这边的我调了一些奇怪的液体,有我和娜娜和剩下的酸奶,有温水,还有喝

剩的可乐和芬达,全部放入了灌肠器的溶液袋里,娜娜已经将他手绑好,身体弯

成一个漂亮的弧线,我把管塞入狗狗的后庭,贱狗在疼得挣扎,娜娜踩着他的头

我踩着身体,液体慢慢下降,灌入体内的液体越来越多,贱狗的肚子逐渐变大,

他的表情也越来越扭曲,娜娜还用高跟鞋不时的踢踢他的肚子,肚子已经像个球

了,我觉得差不多了,拔出了管子,娜娜随即把一个缸塞叉了进去,贱狗本想畅

快的排泄,谁知比刚才更是难受,马上向我们俩求饶,我摸着他的脑袋接着抓着

他的头发说:「刚才这里面不是有些不好的想法吗?现在你再想想要不要了,你

的舌头该舔哪里自己清楚了吗?」贱狗求饶的说:「奴才知道了,奴才不敢了,

奴才只配舔主子的鞋底,奴才是脑袋进水了不该多想奴才不陪主子绕了我吧!」

我摸了摸圆圆的肚子对娜娜说,娜娜我们敲鼓吧,娜娜赞同了我的意见,找到刚

才吃炸串的竹签人手两根,我们俩一边一个开始有节奏的翘起来,不时的还用尖

锐的地方扎它几下,本来就一肚子水这么敲击虽然力度很小但是也很痛苦加之总

是被尖尖刺痛一活动后面还怕出来,所以此时的贱狗异常难受,玩了大约5分钟

,我看着贱狗说:「好困啊你给我讲个笑话逗我们俩开心吧。否则你就这样滚吧

!」贱狗这个时候哪还讲的出来,说了几个不是我嫌不好听就是娜娜听过了,看

着满头大汗的它一个劲的磕头,娜娜松开的他的绳子,贱狗以顺雷不及掩耳盗铃

之式窜进了卫生间,里面的情景可想而知,这就是惹我不开心的下场,我走到卫

生间门口说:「解决完收拾干净可以滚了,别打扰我休息!」说完后我回到我舒

服的床上准备见我的周公哥哥了。

  第二天娜娜告诉我这个贱狗看我睡了只有娜娜自己很是嚣张,被娜娜绑在衣

橱之中一顿重打,下体被娜娜的高跟鞋踩了N脚之后终于没了野性,乖乖的向娜

娜求饶,并为娜娜做了一个舒服的按摩还用舌头把我们逛街的鞋子舔的干干净净

之后离开。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